1. <acronym id="dknfe"><form id="dknfe"><blockquote id="dknfe"></blockquote></form></acronym>

      <acronym id="dknfe"><form id="dknfe"></form></acronym>
    2. <acronym id="dknfe"></acronym>
    3. 高中作文:議論文閱讀指導

      談民主


      琿春一中 北極
      E-mail:1442036499@qq.com

        一個制度不管是否民主,只要是適應經濟適應國情的,就是好制度。
        談民主,首先要從民主的發源地——古希臘的雅典講起。雅典民主是以五百人議事會作為其核心的奴隸主階級民主(不包括婦女和奴隸,具有鮮明的階級性)。公民通過公民大會一人一票做出城邦最高決議,通過五百人議事會執行公民大會的決議。如今,雅典民主已經影響了世界上所有的國家。
        但雅典民主雖然璀璨,但卻有一個十分嚴重的污點。雅典的大哲學家,蘇格拉底,他在西方地位相當于中國的孔子,大家知道他怎么死的嗎?他是被雅典的陪審法庭票死的。沒錯,是在雅典一人一票的民主制下被由從公民中隨機抽簽產生的陪審團以藐視傳統宗教、腐化青年等罪名處以死刑的。蘇格拉底的死,其實也不太意外,大家有可能聽過"蘇格拉底提問法",就是你和蘇格拉底討論一些你很懂的話題的時候,不停地問你各種問題,慢慢設個坑,然后把你帶坑里,最后讓你知道"啊,原來我什么都不懂!"。他還曾說過,他的智慧就在于他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這肯定不受雅典人待見:啊,蘇格拉底你天天把我們弄得懷疑人生,還裝出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樣子。而且,他還得罪了權貴。雅典人哪里懂得蘇格拉底的智慧,雅典人也許只會覺得:蘇格拉底到處得罪人,死了活該!就這樣,280個雅典公民,投下了判決票,就這樣,西方哲學創始人之一,死在了民主的毒酒之下。誰的錯?制度的錯。蘇格拉底的學生亞里士多德認為這是雅典第一次謀殺了哲學!雅典民主制有十分嚴重的毛病:民主主體選擇過于草率,民主程度過大。我不知道從哪聽來這么一句話:"你生病了,你是要隨便從街上拉一個人給你看病,還是去拜訪具有專業醫學素養的醫生給你看病?"更何況,治國要比治病困難的多,復雜的多。如果陪審法庭的陪審員能有中國陪審員的考核制度,而不是隨便抽出來的,但凡他們都能懂一點哲學,明白蘇格拉底對于雅典的重要性,蘇格拉底也不至于去死!
        大家可能聽說過阿拉伯之春,西方向阿拉伯世界輸出西方民主,在西方媒體和戰斗機的推動作用下,"偉大的"西方民主踏上了阿拉伯世界,為阿拉伯人民送去了"光明",阿拉伯世界各國人民推翻了本國的獨裁政府,迎來了民主選舉。但是,結果呢?一時間,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被殺,結果利比亞進入了持續的內戰狀態中,敘利亞也是,敘利亞內戰鬧得沸沸揚揚,突尼斯經濟停滯不前,也門四分五裂,等等等等,阿拉伯世界陷入混亂甚至戰亂,這產生了大量的非洲中東難民,難民大量涌入歐洲,歐洲政治被難民問題攪得天翻地覆。真是活該,如果當初沒有對阿拉伯世界輸出西方民主,歐洲就不會被難民問題弄得焦頭爛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所以說,民主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嗎?當然不是。雅典民主主體選擇過于草率,民主程度過大導致了蘇格拉底的悲劇。西方民主在西方也許是個寶,但到了阿拉伯就是禍國殃民的垃圾。民主主要的作用是集中民智,反映民意,滿足人民的需求以穩定社會,但如果反而起了反作用,那還不如精英專制呢。馬克思告訴我們,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任何政治制度都必須以本國的經濟和國情相適應。因此,一個制度不管是否民主,只要是適應經濟適應國情的,就是好制度。
       
       
      位置:發表區 年級:高中1 關鍵字:民主
      作文id:877838 來源:原創 字數:1223 投稿日期:2019-6-8 12:27:15 點擊:
        秋溪 點評

      推薦3星:[秋溪]2019-6-8 16:45:38
       網友打分:(綜合分:)
       歡迎你投下寶貴一票(不能更改,入門級不能打分,選擇收藏將進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還行 發表
      -1真糟 退稿
         發表評論 
      搜索更多作文:“談民主”
      影音先锋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