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dknfe"><form id="dknfe"><blockquote id="dknfe"></blockquote></form></acronym>

      <acronym id="dknfe"><form id="dknfe"></form></acronym>
    2. <acronym id="dknfe"></acronym>
    3. 初中作文:記敘文閱讀指導

      流形


      Serena 安德

        《復活的歷史》參賽文。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屈原《九歌·國殤》
        一。
        我多么希望我的名字一直叫做文云孫。
        入獄有了一段時間,他們把我提提審審,折騰了挺久,好不痛快。問了我很多問題,我回答的應該不是他們想要的答案。他們也很友善的沒有難為我,只是讓我一步步看著希望被蠶食,看著全軍覆沒。亡國這個局面真的降臨了。
        公元1275年,元軍東下。
        公元1279年,南宋滅亡。
        在五坡嶺元軍來的格外突然,飯碗還來不及放下。說起無路可退的話倒不至于,后面還有一大片的歪脖子樹,荒草叢生。那片歪脖子樹樹林還歷歷在目,壯觀的風景。我咽下了隨身攜帶的冰片,昏死過去。我死死抱住了一棵歪脖子樹,它們都還在隨風搖曳。
        被押去大都的路上,我絕食了八日。
        我并沒有輕輕松松死掉,不知是該慶幸還是悲哀。那一個晚上格外晴朗,風來的輕柔。我直勾勾盯著那面狹小的天,從黑暗到發白。那些星辰也都隱而不見。一輪紅日噴薄出的是希望還是絕望。我在夜里不停地為自己編織方向,卻依舊分不清夢的邊境。繼續著苦苦掙扎。流逝的每分每秒里都有我所珍愛的東西。
        第二天醒來山河未改是個艱難的夢想。
        擺在我面前的路沒有小徑分叉,通向兩個不一樣的極端。每條路上都有一些人竭盡全力說服我。像王炎午的宣傳就很成了一回事,這么大費周章就是為了勸我慨然就義。我的情緒一度激動過,當然不是說我要立刻赴死。怕我投降,終究還是不相信我的為人,不了解我的心。
        今日事到這里,于義當死,乃是命也。
        還有一條大路就是投降,還有大官可以做。他們給的條件確實不錯,只可惜我一心不能事二主。一定要我現在投降便給我大官,我是斷然不能接受的。倘若放我回去歸隱山林,日后出來偶爾過問政事倒還說的過去。最令人心痛的不是背叛而是愧疚。我總是在追求問心無愧,但我還是做不到。崖山一戰見證了一個小朝廷的覆滅,這才叫做國破家亡。
        我只是想把光流注入到未來的暮靄之中。
        每一次的醒來都是在內心苦苦掙扎。
        元軍估計沒有想到的,縱他們閱人何其多,卻始終無法勸降我這個快死的人。我的活著對我個人來說意義不大,現在僅剩的是意思形態的抗爭。我也是在風中飄搖的活著,誰叫我國亡不能救。如今真的是山河破碎了。
        “你還有什么愿望啊。”那個人溫和地問我。
        “我深受宋朝的恩德,身為宰相,哪能侍奉二姓,愿賜我一死就滿足了。”我說的很輕松。我捕捉到他的目光里有一絲不忍,他揮了揮手讓我退下。孛兒只斤忽必烈什么時候這么婆婆媽媽了,這和他軍事上的作風極為不符啊。
        最終他還是下了詔令——處死。我很感激他,唯一一次。
        在刑場上我很淡定。我的事情到今天總算結束了。
        小時候我見過文忠公歐陽修,忠襄公楊邦乂,忠簡公胡銓,文忠公周必大的畫像,那些人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就不算大丈夫吧。我希望我能做一個男子漢。那些年里的志向都還在吧。
        這一年我47歲。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圣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后,庶幾無愧。
        二。
        “我為大宋奔走,卻不能救大宋于水火,實在遺憾。我現在看到大明再過幾十年,有亡國之憂,我不忍心看到我華夏民族再遭遇劫難,因此打算投胎來做你們于家的子嗣,待他日拯救大明于水火。”
        我再一次回到這世上來,早就改朝換代了。
        公元1449年,土木堡之變,英宗被俘。全部精銳陷于土木堡。
        朝里人心惶惶,不少人議論紛紛說要南遷,星象有變,當遷都南京。我只全力要求一站,偏安的做法是不值一提的。我又想起許多年前,元兵東下,董宋臣要求理宗遷都。京師是天下根本,一動就大勢去矣,這一點上我相當偏激。幸好還有王直他們支持我。宋朝的命運已經給了我們一個經驗。
        于是,我便要全力籌劃這一場京師保衛戰。盡管所有人都沒有信心。
        “敵寇得意,要挾持扣留太上皇,這樣形勢下他們必然輕視我大明,長驅直入到南方。 所以請求朝廷命令各邊防駐守大臣協力防守阻擊。 京城軍隊的武器幾乎用盡,應當馬上各分道募集部隊,并命工部修理武器盔甲。 此外,亦派遣都督孫鏜 、 衛穎 、 張軏 、 張儀 、 雷通分別帶兵防守京城九門,并在外城安置兵營。 請都御史楊善 、給事中王竑參與到保衛事宜,將靠近城郭的居民遷入城內。 通州積攢的糧食,可命官軍自己到關上支取,將剩余的粟米換成金錢,不要留下資助敵軍。 文臣如軒輗等,可勝任為巡撫。 武臣如石亨 、 楊洪 、 柳溥等,宜任命為將領元帥。 至于軍隊事務,臣親自擔當,若不能奏效,則請治臣的罪。”
        同年十月,瓦刺南下,也先挾英宗率領大軍進犯北京。先后侵占了多處地方,直逼北京城。此時大致調動已經完成。兩京、河南的備操軍,沿海的備倭軍,江北及北京諸府運糧的官軍,以及浙江兵,京城兵力由數萬人迅速增加到22萬多人。等的就是一戰。我身體里有股熱血在沸騰,來自上一世不得志的抑郁,來自上一世不能衛國的憤恨。
        石亨提議堅守城門不出戰,等待援兵來到內外呼應。楊洪的兵馬到這里還需幾天。我卻決心要一決死戰。倒不如背城而戰,緊閉城門,大家都沒有退路了啊,一定要死命守住,反攻。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這一次我們需要的是拼盡全力,奮勇殺敵!千鈞一發的時刻,我們要竭盡全力。
        我出奇的冷靜下來,我控制了沖動。
        這場大戰一觸即發。我發覺到敵軍正在窺視我軍部署。我們是分守住京城的九門,背門而戰。這一場戰斗我的計謀很簡單,誘敵,伏擊,偷襲。十一日,瓦刺軍在西直門前列陣示威。我隱藏了主力,采用了小股兵力游擊戰術。當天晚上彰義門外高禮、毛福壽兩將飛出,正面與敵軍對抗。殺敵數百人,初戰告捷。這樣一來軍心就安定了。
        十三日風雨大作。也先集主力部隊強攻德勝門。我卻派了少部分精兵迎戰,在城里安排石亨帶兵預先埋伏于德勝門外路兩旁的民房中。果然瓦刺軍一昧猛攻,以萬余騎追來,破城而入。在城內正是埋伏的有利地形,當敵軍察覺到時,早已進入了包圍圈,如何逃得脫!這里神機營火炮,火銃突發,多如飛蝗。那里兩路伏兵盡數而出,截住又是好一番廝殺。直殺得對方大敗而歸。此時也先轉而進攻西直門。守將孫鏜奮起神威,擊退也先的先鋒部隊。這里也先不斷增軍,西直門形勢危急,守軍逐漸力不從心。好在石亨及時趕到,三面包圍瓦刺軍,迫使敵軍退去。我長舒了一口氣。我們要的只是一步步來。
        十四日又是一場激烈的戰斗。我提前部署將城外的街巷堵塞,在重要的地帶埋伏好神銃手、短槍手,又派兵在彰義門外迎戰。前隊用火器轟擊,后隊由弓弩壓陣跟入。成功擊退瓦刺軍。不料監軍太監率數百騎兵沖擊敵陣去搶功,這一下使得我方亂了陣腳。武興中流矢而死,我只得感慨嗟嘆一番。關鍵時刻自己陣營里都會亂了陣腳,這恐怕就是埋藏著的禍根。
        瓦刺乘機反攻,追到德勝門外。我軍節節敗退。情況再度緊張起來,萬分危急。這里當地居民奮不顧身的用磚瓦迎戰,此時斜刺里撞出一支彪軍,正是我方援軍。我們又盡全力殺將去,解除了京師之圍。
        這場戰爭驚心動魄地贏了。
        感謝所有人的浴血奮戰。
        原本以為我能一直活到去世,看來還是我太單純。這一次戰役也給我樹立起了敵人。我經歷的當真不夠多。我根本不明白為什么我就不能安安心心報國。
        這一腔熱血,倒不知道會灑在哪里。
        公元1457年奪門之變,我被逮捕入獄。
        分辨根本起不了作用,很快我就要被斬決,死在那座我用生命去守護的城池,死在我一心忠誠的國家里。我很清楚我是被誣陷的,但我對此無能為力。
        那一天陰云密布,那一年我59歲。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三。
        騎鶴樓頭,難忘十日;梅花嶺畔,共仰千秋。
        我不記得這是哪位給我題的詞了。我依舊是回了這世上來,名喚可法。此時的大明王朝危在旦夕,我卻還要執著的一試。是很難再有人能夠力挽狂瀾的吧。局面已經定了,能做的不過是負隅頑抗。
        李自成破了北京,崇禎帝自縊而死。我還沒來得及率軍前往。如今只能不得不迎接福王朱由崧。雖然我是相當的不情愿。福王這個人啊缺點很多,我倒不覺得他還能匡復大明。現在暫時維持著南明的狀態。這個朝廷的組建本就不光彩。
        現在的大明受到來自兩方面的壓力,闖王李自成和清朝。目前憑借南明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消滅這兩股勢力。我的想法就是引清軍擊破李自成。可是這樣對我們也會構成極大的威脅。朝中意見不能統一,內斗十分嚴重。清朝又不斷對南明施壓,朝不保夕。我們卻還不能齊心協力。
        我在朝中失勢,只得自請督師江北。我很擔心國事。
        “自今年三月以來,仇敵還在眼前,朝廷卻不加剿滅,過去晉朝建都南京,君臣日思夜想要恢復中原,而僅僅保住江南而已;宋朝南渡后,君臣盡心盡力想保守楚、蜀,而僅僅保住臨安而已。這樣說來,偏安只能是為恢復而退步,沒有志在偏安,就能自立于不敗之地的。北京陷落之初,黎民百姓灑淚沾襟,官僚士紳悲憤哀痛,還有報仇雪恥的朝氣。現在卻是軍隊驕橫,糧餉缺乏,文官安坐,武官嬉鬧,頓時成了暮氣沉沉。黃河上的防御設施,一切都還沒辦理,人心不夠肅穆,命令不能執行。復仇的軍隊沒有聽說開向關、陜,討賊的詔書至今沒傳到燕、齊。君父的大仇被置之度外。況且,就是人們能住草篷,吃粗食,臥薪嘗膽,聚人才,養精神,枕戈待旦,動用全國的物力,破釜沉舟,決一死戰,還怕無法解除國家的危亡哩。”
        公元1645年,我親自安排高杰率軍北上河南,協助清軍剿滅李自成。卻不料發生睢州之變,被河南總兵所殺。看來中原是沒有辦法光復的了。清軍也趁勢南下,現在是個很危險的時刻了。
        為了殲滅左良玉,弄得江防空虛。我卻又不能違命,只能獨自垂淚。我只能死守揚州城,抵抗清軍的進攻。這一世的我著實沒有上一世的膽量,又加上國力薄弱,這叫我如何抵抗。又只能眼睜睜看著國家淪陷。
        有人勸過我渡河取山東,西征復河南,留徐州望河北也好。可我還不是優柔寡斷,失去了最好的時機。我只能在揚州城里靜靜等著自己的滅亡,看著這個無力的國家破碎。
        城中死的死傷的傷,投降的也有不少。恐怕揚州城遲早要破。清軍圍城也已經很久了。最后我的結局應該是壯烈殉國吧。對于這些兵勇,我就不苛求了。愿意死的就和我一起為國家而死吧。
        多爾袞又竭力想勸降我,為了攻打揚州城,清軍的傷亡已經很慘重了。城里的力量的愈發單薄起來了呢。我只能是想為國家做點什么,可每一次還不是用盡生命卻還是無能為力。但我還要堅持。遺書我早就寫好了,期待能死的豪邁。
        這只是一種,很單純的信念。
        四月二十四日,清軍以紅衣大炮攻城,揚州城破。我們一起沖下了城樓。這一天我自刎未死。我高呼著,喊出我最后的熱血與情懷:
        “我史督師也!”
        我身后的那些人都壯烈就義了。從那之后我便離奇失蹤了。因為我連尸骨都沒有留下。
        那一年,我45歲。
        四。
        有人說我沒有死。他們說各地還有我的軍隊。
        我的確沒有死,因為這世上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存在。我們都在為了國家奔走,有的只是一種信念。我們都為了我們的國家獻出了我們的生命與熱血。我不恨我的國家,我只恨這個時代。我們并沒有什么扣人心弦的戰歌。
        江山不是我們的,但這是國家。在歷史的每個角落里,我們都在。如果用一個名詞來概述,你便知道它喚作家國情懷。那些歷史里總有些些痕跡可供尋覓。這不會只是一個荒蕪的世界。
        人這一生不知是在探索尋覓著什么東西。每個人的活著都不會有那么簡單。雖然那些守候,守護的東西有不少最后被毀壞。但不知為什么人們還是愿意一次又一次的去捍衛某些事情。
        那些年里的故事會讓人難忘。跨時代的意義會發生某些扭轉。這些解讀有過很多,我們卻從未忘記身后有個國和家。
        這只不過是一次吶喊,于是它成了你紙上的文字。
        那些不滅的星辰總歸在閃著最后的光芒。
        就好比: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位置:發表區 年級:初中3 關鍵字:
      作文id:878536 來源:原創 字數:4576 投稿日期:2019-8-5 15:02:49 點擊:
        秋溪 點評

      推薦3星:[秋溪]2019-8-5 17:10:23
       網友打分:(綜合分:)
       歡迎你投下寶貴一票(不能更改,入門級不能打分,選擇收藏將進入我的珍藏)。
      +2收藏 精品
      +1還行 發表
      -1真糟 退稿
         發表評論 
      搜索更多作文:“流形”
      影音先锋资源站